中藥材造假花樣多,藥渣也能“魚目混珠”
2013-06-17 23:16:08   來源:37度醫學網   作者:  評論:0 點擊:


近年來,中藥材市場價格不斷上漲,制假售假不僅從過去的名貴藥材向普通藥材擴散,而且造假手段翻新增多,甚至用淬取后的藥渣"魚目混珠",其后的推手除了暴利還有什么?

 

造假技術日新月異

 

一位藥材檢測技術人員說,長期以來,中藥材制假售假主要集中在蟲草、燕窩等名貴中藥材,普通藥材造假并不多。然而,隨著中藥材價格持續上漲,一些不法分子開始將制假的"魔手"伸向普通中藥材,而且手段也日趨翻新,其中不乏高科技手段。

 

以前,形形色色的藥材造假手段基本是用外形、顏色與冬蟲夏草都極為相近的亞香棒蟲草來假冒蟲草;用染色的玉米須來冒充藏紅花;加鐵絲來增加蟲草的重量;用蘋果皮來代替牡丹片;將人工栽培的參作為野山參出售。

 

而現今這些傳統的手段已經不入流,容易被人識破,仿真度最強的,當數藥渣摻假,即將藥廠淬取后的藥渣摻入正常藥材中以次充好。

 

一名太子參銷售商透漏:3包太子參,顏色、外形相當接近,其中兩包分別是用水和酒精淬取后剩下的藥渣。他將藥渣掰斷:與藥材相比,用水淬取過的藥渣很碎,斷裂面光滑宛如玻璃;用酒精淬取的,斷裂面呈空心粉末狀。"藥渣淬取后會變黑,但用雙氧水浸泡后,顏色會變得比原來還白。與藥材摻雜后,藥材也會慢慢變白,最終兩者顏色融為一體,難以辨認。"

 

業內人士透露,中藥材造假,不僅包括藥材,還包括一些中藥飲片。 "過去造假都在原材料的等級分類上,如把二等貨的中藥材作為一等貨來賣,但現在在中藥的種植、飲片的加工各環節,廢物利用、以次充好、以假亂真幾乎無處不在。"杭州市中醫院院長楊勇對此很是頭痛。

 

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、社會科學研究院中醫藥事業國情調研組執行組長陳其廣說,不少缺乏商業道德的"現代中藥"生產企業把提取過"有效成分""單體"的中藥原料再加工切片,以飲片方式銷售到藥材市場上去。使得許多藥廠用這種"飲片"生產出來的中成藥藥效大減,甚至完全失效。

 

暴利催生的黑色產業

 

隨著造假技術的不斷提升,專業化分工日趨明細,中藥材造假已經初步形成了一條從源頭到成品的黑色產業鏈。

 

以藥渣摻假為例,藥廠部分違法人員將本應及時銷毀的藥渣偷偷運出,再運至加工場地,由專門人員負責藥渣烘干、漂白等技術處理,最后銷往中藥材市場"一車藥渣兩、三噸才幾百元,加工費一般每公斤兩元。每一環節都要產生高額利潤,最終賣到市場的藥渣價格約為中藥材的一半。這兩年中藥材價格上漲,有時能賣到市場價的七成。"

 

業內人士透漏,在中藥飲片領域,造假的黑色利益鏈還能夠繼續向終端延伸。例如,有人專門從事生產假冒包裝袋、印刷假冒合格證明,以及假銷售出庫單等"造假服務"。

 

中國中藥協會的數據顯示,2012年前三季度,根據工業和信息化部統計,我國中成藥產值達2882億元,同比增長20.8%;飲片產值692億元,同比增長27.1%。"如此龐大的產業,如此高額的回報,必然會催生造假產業鏈。"一位中藥材專業市場管理商說。

 

造假背后的監管缺失

 

中醫600余種常用藥材中,純依賴野生藥材資源的占400余種,人工種養的品種約占200種,但目前被列入中國珍稀瀕危保護植物名錄的藥用植物已達168種,道地野生中藥材,正面臨嚴重的資源短缺甚至枯竭。

 

我國雖大力發展中藥材種植業,但對于普通藥材來說,受天氣等自然因素和人為因素影響,產量和價格波動厲害,藥農種植積極性不高。

 

除客觀因素外,中藥材造假還因為行業標準缺失和監管缺位等問題。

 

由于行業標準缺失,準入門檻較低。大多數從事中藥材經營的都是一些藥農,只要注冊一個經營許可證,就可以進駐市場進行銷售。

 

中醫藥具備貫穿第一、 第二、第三產業的完整產業鏈,約20個部、委、辦、局涉及到中醫藥事業管理的局面。監管失范,分散管理的現狀給制假、售價創造了機會和空間。

 

另一個原因是違法成本低。成都市金牛區藥監局局長鄭濤說:"目前,按照相關法律法規,販賣假藥材將按產品價值的2至5倍處以罰金。平時,這些商販最多擺20公斤至30公斤,罰下來最多就幾百上千元,還沒有中藥材的檢測費用高。"

相關熱詞搜索:中藥材 造假 藥渣

上一篇:傳統彝醫治療哮喘驗方
下一篇:西醫結合治療糖尿病足病

論壇新帖
醫學推廣
熱門購物
免费观看黃色A片一级视频